人才發展

賀建軍:年輕時,稀裏糊塗地就上大學去了

發布時間:2015-12-26

   

  今年夏天,有一批共50多名應屆畢業生入職,公司讓我去給這些Freshman,講講“製藥裝備行業發展史”。這幫孩子,很多都是來自985、211名校的研究生,才情滿腹。給他們講曆史之前,我覺得有必要了解他們的曆史——為何當初要念這所大學、這個專業?他們都很積極,紛紛講自己的故事,有人說喜歡自己的專業,覺得相應的行業也很有前景,有人說從小就喜歡變形金剛,希望自己也能做出這麽好玩的東西來,於是從本科到研究生都念機械設計……一幫年輕人,各述其事、各述其誌,十分熱鬧。從他們各自的敘述中,我能明顯地歸納出一個關鍵詞——喜歡,他們是因為喜歡某學校、某專業、某事,於是,去學、去接觸。時代不一樣,想法不一樣,我相信,我眼前的這一代人,比前代的強。

 

   

   

  中國1977年恢複高考,有了新一屆的大學生,1978年是第二屆,我1979年上大學,是第三屆——所謂的“新三屆”,在此之前,中國還有“老三屆”。新三屆也好,老三屆也好,當年,能去考大學、上大學的,鳳毛麟角,不像現在,每年招生幾百萬人。但是,我們這一代人,包括我自己,當年有幾個人對大學、對專業有清晰的概念呢?那時候,學校沒有這麽多,專業也沒這麽五花八門,幾乎不會像如今這幫孩子,是因為喜歡而去選擇,當年的自己,稀裏糊塗地,就去上大學了。我跟年輕人講這些往事,他們都笑了。我說,之所以問為何選某個專業、是否喜歡某個專業,因為,喜歡與否,對未來發展很重要,如果不喜歡,就很難專注投入、用心去做,也就很難做好一個崗位、一個專業、一個行業。

  在西方國家,可能在高中階段,就問學生喜歡什麽、將來想幹嘛,學校會根據學生選擇的不同,提供有區別的課程,不像中國隻是分文理科這麽簡單。也是今年夏天,我們全能影视科技一大幫人去德國參加阿赫瑪工業展,看了人家的東西,才知道什麽叫工業4.0,才知道中國科學院報告說“中國工業比德國落後100年”,其實所言不虛。我想,中德之間的差距,可能更在文化和理念上。那次德國之行,我們去拜訪了著名的蓋米公司,使我更加認為,除了技術層麵,我們更應該看到德國人的專注、敬業。在蓋米,負責接待我們的,是一位國際銷售方麵的負責人,他是在美國拿的博士學位,並是在蓋米的車間從一線學徒做起,他對技術、產品了解得非常通透,各個環節他都可以全程為客人講解。

 

      

   

  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工作日,早上6點多鍾,工人們就已經開著車或騎自行車到崗位上了。中國人可能一向認為——西方人樂於享受、工作懶散、8小時工作時間外絕不幹活兒。顯然,蓋米工人顛覆了大家的印象,他們的專注、敬業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技術可以努力模仿,製造也可以努力模仿,可能在較短的時間內,就可以縮短硬件上的差距,但最難的,是理念和文化上的差距,這不是朝夕之間能改變的事。喬布斯說,要找到心底的熱愛,因為這是創新的動力。1983年,我大學畢業,當時,也很難說自己是否熱愛醫藥這個行業,但我做進去了、喜歡上了,就做了至今這30來年。

  現在,人們談“工匠精神”。喜歡一個東西,才可能專注地投入進去,這是成其為工匠的必備條件。在許多領域,工匠固然需要精湛的技術,但更在心態,它是一種信仰、一種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