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發展

一封沒有寄出的信

發布時間:2017-10-23

每個行業總有那麽一群人,或是需要在別人休息時仍然堅守在崗位;亦或是一直忙碌在出差的旅途無法陪伴親人…全能影视華通售後服務部的一位工程師,因無法陪伴家人左右,帶著內疚寫下了一封沒有寄出的家書…


媳婦,我想對你說

親愛的老婆:


今晚你給我打電話,“老公,孩子感冒發燒,一直哭著找爸爸。你什麽時候回來?孩子想你了。”


“老公,要不咱換個工作吧,不用出差的,陪陪我和孩子,再不陪他,他就長大了。”


放下電話,我久久不能回過神來,那些寬慰你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拖動行李箱,我繼續行走在夜色中。喧囂的車流,熱鬧的人群,點亮的萬家燈火讓我的形單影隻,格外鮮明……我在陌生的街頭獨自徘徊,思緒在夜色中蔓延,隨心而想,隨境而移。


以前很羨慕別人可以出差到處走走、看看,去不同的地方,見不同的風土人情,偶遇別樣的萍水相逢。那時的自己,很難理解一個人整日奔波是什麽感覺。如今,習慣了火車和飛機晚點,習慣了給同事打電話時第一句問在哪兒出差,習慣了晚上在酒店開著電視,哪怕是不看,也不願讓房間裏隻充斥著自己寂寥的腳步聲,亦或是冰冷的電話鈴聲。                                  

   

那天晚上,你在電話裏哭得好傷心。你生病了,我不能給你溫暖和照料;孩子發燒了,我不能給予他嗬護與陪伴。生活和工作的壓力把你從一個公主變成一個不得不操持內外的“漢子”,唯獨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能卸下重重的外殼,獨自舔舐傷口。而我,一個曾經承諾陪你、伴你的我,卻沒辦法放下手中的“磚”,轉身擁抱你。當我再次回家時,孩子看到我害怕地躲在你身後,你溫柔地對他說:“爸爸回來了,讓爸爸抱抱!”他哭著指著牆上的結婚照說:“那才是爸爸,他不是!”


媳婦,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也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我知道對你,對孩子,對這個家,我虧欠得太多太多。答應你的事兒遲遲不能兌現,定好的計劃總是因為接到緊急出差任務而改變。每次你都默默地幫我整理行李箱,囑咐我在外注意安全,保重身體,告訴我不要惦記家裏,一切有你。但是看著你眼中的光芒點燃又熄滅的那一瞬間,我知道你心中是滿滿的失望和不舍。我多麽想多陪陪你,多陪陪孩子,陪你向前走,陪孩子長大。但是我還有工作,還有事業,不隻是養家糊口,還有我對這份工作的愛與責任,像愛你和孩子一樣愛它,像承擔為夫為父的責任一樣,承擔著它。


你說我是個工作狂。是的,我確實對工作有著自己的執著。一年有330多天在藥廠度過,一台台製藥用水設備從落地到安裝,從調試到運行,反複推敲,編寫程序,一次次運行、更改,一次次優化、提升,每個環節都注入我的心血。它就像一件工藝品,隻有經過精雕細琢才能綻放光彩。看著它在我手中一點點變得完美,那種滿足感無以言表。當藥廠設備部領導對我豎起大拇指時,那一刻,作為全能影视人,我是驕傲且自豪的。我希望有一天,全能影视的產品成為業內的標杆;我希望有一天,全能影视人受到客戶和同行的尊敬。為了這個目標,無論付出多少艱辛都是值得的。


媳婦,雖然你有時會抱怨,會失落,但是我知道你是理解我,支持我的。有你的理解和支持才能讓我沒有後顧之憂地放手拚搏,實現自己的理想。


為了我,你付出了太多,為了我,你犧牲了太多。這麽多年,感謝有你!


這麽多年,總是一個人在路上,總是在不同的地方走走停停。有些地方一生隻去過一次,有些人一生隻見過一麵,有些地方曾經那麽熟悉卻再也沒回去,有些人曾經朝夕相處卻再也不知去向。


我的生活好像以城市為周期編了年號,回憶總是以藥廠名稱為單位劃分階段,那些跑過的城市,那些去過的藥廠,好像最後留下的都隻是通訊錄上一個個熟悉的聯係人名字和腦海中一個個熟悉的麵容。


每當看到一閃一閃的機翼劃過夜空,像一顆顆會移動的星星,我都會想,那飛機上的人是歸來,還是出發?還是從一個異鄉到另一個異鄉?


我拖著行李箱,沿著路燈照耀的地方,繼續前行,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天。


——愛你的老公


售後工程師經常需要處理緊急情況,哪裏有需要就奔向哪裏,長年累月難得回家,風餐露宿,碰上緊急情況還需要通宵工作

他們的辛勤工作,得到了來自客戶單位的嘉獎,一封封表揚信見證著他們的努力。


向辛苦在一線的售後服務人員和堅守在後方的家屬們以及兢兢業業奮鬥在工作崗位上的全能影视人道一聲:辛苦啦!